148 亿元出售 23% 股权,苏宁易购 “做减法” 自救

文章正文
2021-03-05 06:17

沸沸扬扬的苏宁易购控制权风波终于落定。

2 月 28 日晚间,苏宁发布复牌公告,宣布引入 148 亿资金,投资人为深圳国资背景。本次交易完成后,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深国际”)将持有苏宁易购 8% 的股份,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 15%。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 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 5.45%。

需要注意的是,根据深圳国际此前的公告,深国际、鲲鹏资本均为其间接持股的公司。另据苏宁易购此前公布的持股情况,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有苏宁易购 19.99% 的股权,是目前持股比例最高的股东。

(本次股权转让前苏宁易购前十大股东的持股情况)

对此,苏宁易购强调,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份累加,仍是第一大表决权股东。

(本次股权转让后,股东持股变动情况)

一、控制权风波

有关苏宁易购控制权的变更,早在一周前就已有讨论,不过,传闻中接盘人名单中都是江苏国资,而不是如今公布的深圳国资。

根据苏宁易购最新公布的股权转让公告,张近东的持股比例从原来的 20.96% 下降至如今的 15.72%;苏宁控股集团的持股比例从 3.98% 下降至 0.66%;苏宁电器集团及其代持机构西藏信托的合计持股比例从 19.87% 下降至 5.45%。

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不存在持股 50% 以上股东,不存在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 30% 的股东,上市公司持股 5% 以上股东的持股比例均衡,不存在单一股东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足以对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形。

(本次公告发布前,苏宁系各股东的股权质押情况)

不过,根据 Wind 数据,苏宁系的股东们仍有不少的股权在质押当中,如张近东就将占总股本 4.42% 的股权质押,而苏宁电器此前的质押比例更大,为 9.64%。

另外,去年 12 月,苏宁将部分股权质押给淘宝一事也引发舆论哗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披露,苏宁控股集团股东张近东、张康阳(张近东之子)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已将公司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同时张近东名下持有的苏宁置业 6.5 万股股权也被质押给淘宝。对此,苏宁方面回应,苏宁控股集团持有苏宁易购 3.98% 的股权,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对苏宁易购战略发展和正常经营无实质影响。

深圳国资 148 亿入局,仅从融资的数字来看,苏宁面临的境况似乎要比传闻中更好一些。此前有报道称,苏宁电器或有计划出售其持有的苏宁易购全部或部分股权给国企,估值范围仅在 80 亿至 100 亿元。

在本次交易中,股份转让价格是签署之日前 60 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的九折、人民币 6.92 元 / 股,以人民币支付。截至停牌前的一个交易日,苏宁易购股价为 7 元 / 股,总市值为 652 亿元,23% 的股权价值约为 150 亿元,与 148 亿的出售价格相当。148 亿资金的入局让苏宁易购账上现金更为充沛。作为 “回报”,苏宁也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

二、7 年 “不务正业”

尽管 148 亿的现金可解苏宁易购燃眉之急,但其主营业务的长期 “失血”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苏宁易购 2020 年财报数据)

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苏宁易购在去年的营业总收入为 2584.6 亿元,同比下降 4%。不过,去年,苏宁易购在营业亏损上有大幅收窄,相较于上一年同期的 146.7 亿下降至 60.6 亿,收窄幅度达到 141.3%。净亏损为 59.9 亿元。

实际上,从 2014 年开始,苏宁易购已经连续 7 年处在主营业务亏损之中。而将业绩带入 “盈利假象”的,是多次剥离旗下资产的动作。仅在 2019 年,苏宁易购就接连出售小店及金融业务,如出售仍处在较大亏损中的苏宁小店 100% 股权,增加公司净利润 35.7 亿元;出售苏宁金融增资扩股的 17.85% 新股,增加公司净利润 98.57 亿元。

由于常年亏损等原因,截至去年 12 月底,苏宁易购总资产为 2130 亿元,相比去年减少 10%。不过,苏宁曾在业绩快报中表示,受益于四季度销售的较好实现,经营性现金流改善,预计去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将转正。

业务运营层面,去年苏宁易购实现商品销售规模 4163 亿元,同比增长 9.92%,线上销售规模 2903 亿元,占比近 70%,同比增长 21.60%。

值得注意的是,在拥有着双十一的四季度电商旺季,苏宁易购业务得到 “回暖”,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13.75%。

线上运营中,苏宁易购通过加大线上用户经营补贴等方式,活跃买家同比增长达到 52%,其中 12 月苏宁易购月度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 68%。

苏宁易购线下门店变动情况

线下渠道中,由万达广场改造而成的苏宁易购广场、2019 年收购的家乐福超市以及香港地区门店等数量均未有较大变化,家电 3C 家具生活专业店和苏宁红孩子母婴店数量小幅减少,但直营店的数量却在大幅缩减,在一年之内从 833 家下降至 131 家。

与此同时,面向三四线城市及乡镇下沉市场、采用加盟模式的苏宁易购零售云线下门店则拓展迅速,达到 7137 家,全年新开门店 3201 家。业绩报告显示,去年,零售云业务保预计全年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超过 100%,并实现盈利。苏宁易购对于加盟店的目标是,2021 年(今年)全国开店 12000 家。

尽管苏宁在零售渠道上 “避重就轻”,但对于重资产投入的物流项目,苏宁仍在持续发力。去年苏宁物流新增、扩建 9 个物流基地,完成 10 个物流基地的建设。截至去年年底已在 48 个城市投入运营 67 个物流基地,在 15 个城市有 17 个物流基地在建、扩建。有媒体报道称,作为本次股权的受让方,深圳国际正加速打造航空物流体系,未来不排除将苏宁物流体系纳入其中。

不过,若从仓库数量来看,苏宁在日渐激烈的物流行业竞争中并不占优势:老对手京东物流拥有 800 多个仓库,顺丰则拥有 175 个仓库。

另外,苏宁在金融业务上有着不俗的增长。其中,苏宁金服活跃用户数近 9000 万,去年预计实现净利润 16.86 亿元,同比增长 52%。参股子公司江苏苏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客户数达到 9.2 万户,预计实现净利润 4.27 亿元,同比增长 464%。

三、“做减法”自救

控制权之争落定,接下来要看的就是苏宁如何将有限的资源用到无限的商业竞争之中。

此前,张近东曾在新春致辞中表示,今年,苏宁要坚持聚焦、创效的发展主基调,实现从商业模式向盈利模式的转变。“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同时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我们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这一点,从苏宁最近的动作中不难看出。就在昨日下午,江苏足球俱乐部(原江苏苏宁俱乐部)发布消息称将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在此之前,欠薪、外援散尽、新赛季集训无限期推迟等都发生在这个新晋的中超联赛冠军的身上。

具体打法上,张近东表示,苏宁将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强化易购主站、零售云、B2B 平台、猫宁四个规模增长源。

另外,去年双十一成立并在 20 后获得 60 亿融资的云网万店亦是一个不得不关注的业务。按照苏宁的说法,这是一个被寄予厚望、“探讨独立上市”的业务。四季度,云网万店平台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 33.67%,其中公司自营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 45.28%。

目前,云网万店集团在经营体系方面划分为行业线经营板块、用户与平台经营板块、商业提升与市场四大板块,以及零售云、苏宁小店平台、拼购、有货、B2B、海外购六个直属公司。除零售云业务有望盈利外,其他业务均为表现出较强的盈利可能。

苏宁易购表示,未来随着云网万店战略引资的完成,上市公司对云网万店持股比例将逐步下降,并入的亏损也会逐步减少,因此公司还要坚定地执行云网万店的发展策略,随着云网万店规模持续快速发展,规模效应也将逐步体现。

尽管张近东出让了苏宁易购 23% 的股份,但实际上,存在着一种本可以避免出售苏宁股权的融资方法。2017 年,张近东通过苏宁控股集团旗下苏宁电器集团全资附属公司南京恒润向恒大投资了 200 亿,获得了恒大 4.7% 的股份。在确定这笔投资时,张近东曾与许家印签订对赌协议:如果恒大回归 A 股失败,就必须回购股份,同时,恒大必须在接下来三年完成 500 亿、550 亿、660 亿的净利润。

去年,恒大回归 A 股失败,实际上苏宁是可以要求恒大回购股份的,但彼时房地产三条红线出台,恒大的境况也不容乐观。截至上个交易日,中国恒大总市值 1755.6 亿人民币,苏宁系原本 200 亿的持股如今只剩下 82.5 亿元,腰斩过半。

成立三十载,从零售开始延展的苏宁,摊子越来越大。,在过去十几年不断开展体育、文化娱乐乃至房地产生意。如今,债务缠身的苏宁开始 “做减法”,无论是业务上的,还是股权上的。

文章评论